• 当前位置:首页
  • 城市管理

苏州VS嘉兴,谁是上海的亲密“兄弟”?

来源:城市进化论微信号 发布时间:2019-12-25 点击次数:46

“全国铁路旅客,1/5在长三角。”日前,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新闻发言人陈万钧对外表示。

作为全国高铁网络最发达完善的区域之一,到2019年底,长三角将拥有合宁、合武、沪宁、沪杭、宁杭等22条高铁,动车组开行覆盖沪苏浙皖一市三省40个地级城市。

随着交通网络日益密集完善,上海、南京、杭州、苏州等大城市之间的交通便捷程度已经与城市轨交类似,越来越多人开始选择过一种“双城生活”,即工作在一座城市、生活在另一座城市。

上周,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钮心毅团队发布《2019长三角城市跨城通勤年度报告》,分析长三角地区上海、南京、苏州、无锡、杭州、宁波、常州、镇江、南通、绍兴、扬州、泰州、嘉兴、湖州、舟山和台州等16个城市的通勤特征。

大数据测算显示,上海市域跨城通勤者共1.45万人(实际人数应约为研究数据的4倍,折算后约为5.7万人),其中流入通勤者有9812人,流出通勤者则有4660人。上海主要存在跨城通勤联系对象有苏州、嘉兴、南通,无锡也存在着少量的跨城通勤现象。

同为上海半小时都市圈的成员,苏州和嘉兴均提出要全面接轨上海,从通勤“候鸟”的角度来看,谁与上海的关系更亲密?联系特征有何不同?

苏州:“睡城”花桥

从研究中的1.45万跨城通勤者来看,环沪城市中,与上海通勤联系最紧密的是苏州。

这个结论在意料之中,毕竟苏州是上海第一条也是目前唯一一条跨省地铁通向的城市。不过苏州占比之高仍令人惊讶。

研究显示,从苏州方向到上海跨城通勤的达到12328人,占总人数的85%,与上海南面的浙江嘉兴市、北面的江苏南通市拉开明显的差距。

热点地区与上海中心城区通勤联系量

具体来看,与上海接轨的苏州昆山(苏州下辖县级市)是主力军,来自昆山的跨城通勤占到苏州的77%以上,而昆山市中花桥镇是最热的板块。在跨城通勤热度图中,只有花桥板块呈现出了人数密度最高的颜色。

2013年,上海11号线突破行政边界,将轨道伸入花桥板块三站,房价远低于上海平均水平的花桥,迅速成为人流的聚集地和房地产的热土。曾经花桥是昆山的郊区,现在有鳞次栉比的楼盘,昆山近年也在花桥布局更多学校、医院。

一般而言,我们常说的“睡城”依靠便捷的区位和交通,例如与母城或中心城市的空间距离较近、位于通往母城的主要交通干线上、拥有较高速度的交通工具与道路等,在大城市周围承担居住职能。并且,“睡城”本地可提供的就业岗位较为有限。

拿花桥来说,尽管也拥有一定规模的产业,比如外包服务业,但它与上海之间仍表现出强单向联系——研究显示从花桥到上海的通勤人数为1720人,而从上海到花桥通勤的人数为138人。

热点地区与上海中心城区通勤联系规模


这一“出”一“进”的比例也是上海周边热门板块(包括花桥、昆山市区、苏州工业园区、苏州太仓、嘉兴嘉善)中最高的。

无论从通勤规模,还是与上海间双向通勤的比例,花桥作为上海“睡城”的倾向最为明显。实际上,从地理位置来看,花桥也是最有“先天”条件与上海进行工作-生活维度的同城化。

以人民广场定义上海市中心,花桥距离其仅有约30公里,较上海一些郊区,比如临港板块、金山区更近一些。打开地图,昆山市有一个小三角形挤进上海嘉定区和青浦区之间,这就是花桥所处的位置。

而与其相连的是嘉定安亭板块,一个上海汽车产业的重要聚集区,仅安亭镇2018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值超1300亿元。

花桥跨城流入外围城区人数分布图

也就是说,与花桥临近的上海边界地带产业已有较好的发展,那么加持地铁后,花桥可承接外溢作用如成为安亭及其周围上班的居住区,与上海地区连绵发展。从研究成果来看,安亭附近也是花桥跨城通勤者最集中的工作地。

嘉兴:双向通勤

作为浙江对接上海桥头堡,嘉兴的情况与苏州花桥不同。从跨城通勤规模来看,嘉兴约占11%,在各地级市中居第二位,但与第一位的苏州差距明显。

本次研究也整体呈现出上海与江苏的联系大于浙江的特点。比起苏州与上海工业板块相接,身处上海南部的嘉兴,更多与上海的农业板块相接。

同样,上海的中心城区整体位于偏北区域,上海市人民广场与嘉兴嘉善县距离约为70公里,这个数字是昆山花桥的两倍。从地图上看,在上海中心城区与苏州之间仅间隔一个郊区(嘉定或青浦),而与嘉兴间隔了三个郊区(闵行、松江、金山)。

此外,有网友呼吁将上海地铁像通到花桥那样,延伸到嘉兴。但短期内可能性不大,毕竟连与嘉兴接壤的上海金山区都尚未开通地铁。结合区位和交通来看,嘉兴与上海的跨城通勤联系强度弱于苏州,不难理解。

在这样的背景下,此次研究中嘉兴展现出一个特别之处:从上海跨城通勤到嘉兴的人,反而略多于从嘉兴到上海通勤的人。并且在流入(上海)通勤中,来自嘉兴的占到总量的8%,而在(上海)流出通勤中,去到嘉兴的占比为18%。

嘉兴各区县-流入上海分布图(上)

嘉兴各区县-流出上海分布图(下)

解释它需要先明确一点,上海的跨城通勤分为两种情况,在省域边界的近邻通勤和到上海中心城区的长途通勤。一般来说,两地边界处或多或少的都会有跨城互动,决定谁往谁跨,在于边界的哪边更有经济实力、更能提供更多工作岗位。

嘉兴与上海之间互动主要是省域边界的近邻通勤,反映出两市交界地带,上海的就业吸引力不如嘉兴方向。

据了解,嘉兴边界的嘉善县和平湖市服装产业较发达,每年尤其在双十一前后会吸引不少金山边界的居民前来务工。

另外,平湖市和嘉善县都入围了2019年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前50位,其中平湖市排位2019年度全国科技创新百强县市中第10,表现出较好的经济活力。

事实上,跨越城市行政边界的短途通勤仍是跨城通勤的主体,上海与苏州、嘉兴、南通三个方向的跨城通勤在市域交界处均呈现带状集聚分布。

而与中心城区联系最强的还是苏州,也唯有苏州方向的流入通勤具有较为显著的沿高铁线路向上海腹地辐射的特征,再次显示出苏州与上海格外的紧密联系。

除了西、南方向,上海北面与南通相接。根据此次研究显示,南通在上海跨城通勤总量中仅占约3%。具体来看,南通与上海一江之隔,且尚不通铁路,自然难以成为上海跨城通勤的好选项。

不过当下沪通铁路正在建设中,预计明年便可通车,而另一条北沿江铁路亦在推进中。未来,上海北面的跨城通勤的发展,充满想象。

文中未标注图片均出自《2019长三角城市跨城通勤年度报告》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办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296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