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研究

张新民:不能因为疫情发生在城市就质疑走城镇化的道路

来源:城市中国网 发布时间:2020-03-07 点击次数:3158

今年1月份以来,新冠肺炎疫情以凶猛的态势在全国蔓延。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疫情主要发生在城市地区。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截至3月2日,累计有确诊城市达到338个[1],占我国城市总量的一半[2],确诊的病例也大部分来自于城市。因此,有专家认为,人口聚集在城市使得疫情迅速蔓延,城市是疫情的罪魁祸首,只有将人口分散在农村和小城镇才能降低蔓延速度。

笔者认为,这种停留在农耕文明的自然经济思维,不仅是荒谬的,也是不符合经济社会发展规律的。

城市是人类生产生活的主要集聚地。城市的发展与农业生产率的提高密切相关,有了农产品剩余,才使得多余的人口逐步向城市聚集,从而衍生出二三产业。而人口向城镇聚集,减少了土地占用,降低了整个社会的生产生活成本。思想的交流与撞击又促进了创新创业,提高了规模效益。

实施城镇化战略是我国区域协调发展的重头戏。党中央高度重视城镇化和城市工作,曾先后4次召开城市工作会议,并召开城镇化工作会议。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化格局,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是今后的发展方向。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镇化迅速发展,1978—2019年,城镇化率由17.92%提高到60.6%,城镇常住人口由1.7亿人增加到8.48亿人[3],县级以上城市数量由193个增加到685个[4]。

当前,城市群和都市圈已经成为新型城镇化的重要载体,成为我国创新要素集聚、人口密度高、产业竞争力强、经济效率最优的地区。据统计,2018年,19个城市群地区承载了我国约80%的人口,贡献了超过80%的国内生产总值。特别是以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为代表的三大城市群以全国6.57%的国土面积承载了全国29%的人口,实现了43.1%的地区生产总值、72.4%的进出口总额和57.3%[5]的研发经费投入,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龙头作用突出,辐射带动作用明显。因此,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成为未来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载体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没有城镇化的支撑,乡村也振兴不起来。城乡之间、农业与非农产业之间的巨大差距是城镇化发展的动力源泉。2019年,我国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为2.64:1、人均消费支出比为2.11:1,非农产业劳动生产率是农业的4倍多[6]。如果将城乡居民公共服务差距考虑进去,城乡差距会更大。目前,我国农民可支配收入的40%以上来源于非农产业的工资性收入,农民户均耕地面积仅有0.5公顷[7],农民要提高收入,农业的空间不大,必须依靠来源于城镇地区的非农产业就业收入。而且,农业现代化所需要的科技服务和支撑,也主要来源于城镇地区的科技机构和服务人员。城镇化进程中的农业转移人口,通过技能培训、开拓眼界,可以向农村传递城市文明。因此,城镇化是农村人口现代化的助推剂,是我国最大的潜在内需和发展动能所在。党的十九大首次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而乡村振兴不是所有村庄的振兴,乡村也需要集聚,发挥集体的力量才能振兴,单打独斗是振兴不起来的。据统计,1990—2018年,我国乡镇区划数减少了39945个,平均每年减少901个,平均每天减少2.47个。1990—2017年,我国村庄数量减少了132.4万个村庄,平均每年减少4.9万个,平均每天减少134.4个。[8]因此,乡村振兴要遵循自然经济规律,做到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配套与人口相匹配。新型城镇化要与乡村振兴双轮驱动、融合发展。要健全完善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促进城乡要素和资源的双向流动,促进城市的现代化要素能够更多配置到农业和农村,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综上所述,不能因为疫情主要发生在城市就质疑城镇化道路的正确性。历史上确有不少城市发生过疫情。1347—1353年的“黑死病”,夺走了2500万欧洲人的性命,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1/3[9]。之后,欧洲更加重视科学技术的发展,打破了天主教会的专制地位,为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乃至启蒙运动产生重要影响。1854年英国伦敦宽街爆发的霍乱传染事件,仅10天就有500名居民死亡。内科医生约翰·斯诺通过研究发现,霍乱的传染源并非是空气,而是污染后的水源。这一发现深刻影响了19世纪的公共卫生,并促使政府改善卫生设施[10]。一方面,城市化的确会增加传染病蔓延的风险,另一方面,城市化往往会加强基础设施,完善医疗保健服务,并提升健康水平。欧洲国家的城市化历程并没有因为曾经发生过疫情而倒退。诸多事实证明,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否认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历史趋势。

笔者认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也必将倒逼国家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政策的调整,促进城市高质量发展。也提醒我们:提高城镇化质量应更加注重以人为本。

疫情爆发与人员流动密切相关。春节期间,真正带来流动性压力的并不是户籍人口,而是外来人口。2019年,我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44.38%,低于常住人口城镇化率16.22个百分点;人户分离的人口2.80亿人,其中流动人口2.36亿人。也就是说,尚有2.27亿人口虽然生活在城镇但没有享受到均等化的基本公共服务[11]。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流动性就业规模最大的国家,主要原因就是户籍管理制度改革的严重滞后。而且我国户籍城镇化率也低于全世界城镇化率55%[12]的平均水平。因此,推进户籍制度改革,促进外来人口市民化是提高城镇化质量的一项迫切任务。此外,疫情爆发还给我们敲醒了警钟。在快速建设城市的同时,要更加注重卫生城市、健康城市、森林城市、文明城市、智慧城市建设,提升社会治理水平,特别是高效运转的城市应急体系的建设。这需要我们进一步深入研究和探索。

 参考资料: 

[1] 2020年3月2日《今日头条》手机版城市疫情公布:全国累计确认城市338个。

[2] 338个确诊城市除以685个城市总数=49.3%,约为一半。

[3] 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2002/t20200228_1728913.html。见《中华人民共和国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4] http://www.mca.gov.cn/article/sj/xzqh/1980/2019/202002281436.html。根据民政部《2019年1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县以上行政区划代码》计算出来的。

[5] 上述数据根据在wind数据库整理的。“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兼委新闻发言人孟玮答问之六:关于城市群建设”提及:目前,“十三五”规划《纲要》明确的19个城市群,承载了我国78%的人口,贡献了超过80%的国内生产总值。https://www.ndrc.gov.cn/xxgk/jd/jd/201908/t20190816_1182948.html

[6]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整理。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8》计算,2017年全国农业人均产值3.13万元、第二产业人均产值15.33万元、第三产业人均产值12.25万元,第二产业人均产值是第一产业的3.92倍,第三产业人均产值是第一产业的4.91倍;非农产业人均产值达到13.43万元,非农产业的劳动生产率是农业的4.3倍。

[7]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9》中2018年的数据计算而来。http://www.stats.gov.cn/tjsj/ndsj/。

[8] 根据《中国城乡建设统计年鉴2017》和《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2018》(2017年数据)计算而来。

[9] 欧洲中世纪大瘟疫。https://baike.so.com/doc/7904428-8178523.html

[10] 1854年宽街霍乱爆发事件。https://www.beichengjiu.com/medicalscience/169507.html

[11] 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2002/t20200228_1728913.html。见《中华人民共和国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27亿人根据公报计算而来。

[12] http://data.stats.gov.cn/files/lastestpub/gjnj/2018/zk/indexch.htm,见《国际统计年鉴2018》显示,2017年世界城市化率为54.7%,而2010—2017年世界城市化率年均增长0.46个百分点。由此推算2018年约为55%。

     作者: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 张新民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办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1534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