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城市观点

“北方第三城”之争,青岛如何“转守为攻”?

来源:山东深观察 发布时间:2020-05-19 点击次数:215

2019年,我国GDP过万亿的城市,已多达17个。同时,座次也发生了较大变动。

青岛以1.17万亿元位居第14位,处于10年来的最低位,不仅与位居前列的杭州、南京差距进一步拉大,而且被宁波、无锡赶超,后面则被郑州、长沙逼近。

其中,同属北方城市的郑州,GDP是11590亿元,与11741亿元的青岛,差距仅有区区151亿元。2000年,青岛GDP超越大连和沈阳,成为京津之后的“北方第三城”,至今已保持足足20年。

“北方第三城”会否在短时间内易主,成为社会热议的一个焦点话题,也是青岛必须直面和破解的重大课题。

一、20年的“北方第三城”,面临挑战

上世纪90年代,青岛家电制造异军突起,成为唯一能与广东抗衡的家电之都。2016年,青岛成为全国第12个GDP“万亿元俱乐部”城市。2017年,青岛规上工业产值18280亿元,与苏州、上海、天津、深圳,并称中国五大制造业中心。

但荣耀背后隐忧浮现。

近年来,随着珠三角、长三角先进城市的发展加速,中西部传统城市的快速崛起,青岛逐渐陷入标杆渐远、追兵逼近的窘迫局面,甚至连守住传统“北方第三城”的地位都面临挑战。

作为国家战略机遇加身、资源禀赋优越的青岛,正应在反思中奋起,以更高目标、更大魄力“学深圳、赶深圳”,谋划城市发展的新跨越。

在新旧动能转换的大背景下,于青岛而言,关键是如何更加清晰、清醒地认识当下困局,综合把握天时地利人和优势,紧紧抓住产业转型升级这个核心,妥善处理短期脱困与中长期发展的关系,在新赛程中把传统荣耀发扬光大,以高质量发展点亮城市未来。

二、不苦恼于“失守”,不焦虑于“一时之得失”

青岛应以更高定位和发展思维,审视“北方第三城”之争;以转型成效和发展实绩,回应“北方第三城”之争。

不可回避的是,未来青岛丢掉“北方第三城”的位子,确实存在可能性。关键是青岛应以何种心态,来正确看待这场“危机”。

首先,思想上要突破“守城”观念,跳出城市GDP“锦标赛”的排名思维。

城市发展是充满复杂性的系统工程。每一座城市的发展,都不是始终直线上升的,必然要经过螺旋甚至是波折。任何短期思维和急躁心态,都容易导致忽略城市发展的本质规律,影响“调整之后再出发”的长远发展。

作为青岛的对标城市——深圳,在发展历程中也曾经出现过三次经济下滑,但最终都通过实施长远发展战略,走到了时代最前端,成为我国产业发展和创新引领的高地。

同样,青岛也大可不必苦恼于“北方第三城”被围城甚至是失守,不必焦虑于“一城之得失,一时之得失”,而要把重心放在推动产业转型升级上,把方向放在谋划城市长远发展布局上。

只有这样,才能在城市发展进程中不断化危为机,以高质量发展实现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三、对标最前列,跳出“北方第三城”这一小视野

青岛要放眼全国,对标国内城市最前列,谋划赶超之策。

随着越来越多的南方甚至中西部城市,加快发展、迅速崛起,我国南北发展差距日益扩大,青岛如果还是盯着“北方第三城”之争,则已经意义不大。

必须放眼全国,立足城市发展整体格局,谋划城市发展的对标和赶超。

特别是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和深圳社会主义先行区的叠加赋能,珠三角地区形成了以深圳、广州、佛山为代表的城市集群。长三角地区形成了以上海、杭州、南京、苏州等为代表的城市集群,发展态势亦十分抢眼。同时,中西部地区抓住大开发、东部产业转移等战略机遇,正在加速形成以武汉、成都、郑州、长沙等副省级城市、省会城市为代表的新城市群。

这种大态势,才真正应该引起青岛的重视和思考。

思考如何在胶东经济圈一体化发展中,发挥龙头城市作用;如何与京津冀、沿黄流域、东北三省,形成良性互动;如何在国家区域协调发展和纵深开放格局中,打造长江以北地区新的重要战略支点;如何走出一条北方城市可借鉴、可复制的城市转型发展之路。

因此,青岛绝不能局限于“北方第三城”这个小视野,而应按照目前“南深圳、北青岛”的城市对标发展思路,着眼于跃居、稳居全国大城市最前列这个大目标谋求发展。

这是当下青岛需要认真研究、严肃对待的问题,也是青岛应该肩负的城市发展使命。

在国家发展大局中,青岛一直是面向世界开放发展的“桥头堡”,是站在我国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先行区”和“示范田”,如首批沿海开放城市、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以及“一带一路”双节点城市、国际性港口城市、国家军民融合示范区等。

随着上合示范区、山东自贸区青岛片区等新的国家战略叠加赋能,青岛在国家发展战略布局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责任和使命愈加重大。

这些都充分表明,青岛不仅仅是我国北方的一座城。青岛在谋划城市发展中,不但要突破“保住北方第三城”这个“小格局”,立足“跃居和稳居国内城市最前列”这个中期目标,还要瞄准建设现代化国际大都市这个“大战略”,义不容辞地站到世界舞台上。

这才是时代赋予青岛的发展定位,也是这座城市勇担国家战略重任的必然选择。

四、“排位”之争,背后和实质是“产业转型”之争

城市排位之争,背后和实质是城市产业转型之争。

谁率先抓住了科技革命的重大机遇,实现了产业的转型升级,谁就能站在新一轮发展的风口,获得持久不断的发展动能。

青岛作为我国传统的制造业中心,2019年第二产业增加值仅为4182.76亿元,与2016年基本持平。

反观宁波,从2016年开始,即将新动能产业作为主攻“城墙口”,重点发展新材料、高端装备、新一代信息技术三大战略性引领产业。2019年,宁波第二产业增加值为5782.9亿元,在前15城市中工业产值占比最高。

从头部企业的引领看。

郑州引进富士康,带动电子产业信息增加值5倍以上,直接和间接带动就业超30万人,带动华为、中兴等一批大企业纷纷落户郑州,催生了河南首个年产值超千亿元的产业集聚区。

京东方落户合肥,累计投资超1000亿元,吸引了100多家上下游配套企业落户,以全产业链布局成为国内新型显示领域产能最大、产业链最完整、技术水平一流的集聚发展区。

2019年,深圳华为营收8588亿元,杭州阿里营收3768亿元,而青岛海尔、海信营收分别为2800亿元、1269亿元。

头部企业对青岛城市经济发展的引领作用,尚有巨大空间。

从信息化与实体经济的融合看,武汉东湖高新区聚集了小米、科大讯飞等近30家知名互联网企业;长沙移动互联网企业2.6万家,互联网产业产值突破900亿元;无锡更是集聚物联网企业2000多家,2019年物联网产业营收超2800亿元,约占江苏省的一半、全国的四分之一;集成电路产值超1100亿元,产业规模位居全国第二。

根据腾讯研究院发布的《中国“互联网+”指数报告(2018)》,武汉排名为第6位,长沙排名第10位,而青岛仅排在第20位。

产学研一体化,正成为创新驱动发展的关键。2019年,深圳吸纳技术成交额1506.4亿元,南京、武汉和成都均超过500亿元,而同期青岛吸纳技术成交额仅为199.67亿元,在副省级城市中排名第10位。

五、充分挖掘“机遇”和“红利”

2018年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后,青岛的战略机遇持续放大。

2019年7月,青岛获批建设上合示范区,被赋予打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新平台、中国同上合组织国家互联互通的“国之重任”,并与深圳在国家战略层面同框。

同时,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获批,作为三大片区之一的青岛片区同时设立,被赋予打造东北亚国际航运枢纽、东部沿海重要的创新中心、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的重任。

2019年9月,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青岛作为沿黄九省区的主要出海通道,在发挥山东城市龙头作用,推动沿黄地区中心城市及城市群高质量发展方面大有可为。

同时,作为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的三大核心城市之一,青岛被委引领全省经济发展的重任,要发挥标杆示范城市关键作用,成为国家东部地区转型发展的增长极。

2020年,山东又发布《关于加快胶东经济圈一体化发展的指导意见》,青岛作为胶东经济圈一体化发展的牵头城市,要着力提升城市综合承载力、辐射带动力、创新引领力、人才集聚力,担起打造全省高质量发展强劲引擎的重任。

从地缘优势看,青岛地处“海三角”核心——北接正在振兴中的东北,南接长三角,对内与京津冀、沿黄流域、东北三省形成发展互动,对外面向东北亚、联通日韩,是中国长江以北地区国家纵深开放的新的重要战略支点。

目前,青岛正处在“凤凰浴火”的阵痛期,同时也是“破茧而出”的转型期。在青岛下一步的城市发展战略中,关键是要充分挖掘独特的国家战略机遇和资源禀赋红利,深入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在新赛程中以新动能驱动“超车”。

六、搭乘工业互联网“动车”,融入“全面在线”时代

未来发展中,青岛要强化头部企业引领,激活全产业链“葡萄串”式集群发展。

曾经的“五朵金花”,成就了享誉世界的“青岛制造”。在产业结构转型的关键时期,青岛应进一步巩固和发展龙头企业引领、配套企业跟进、纵向产品配套、横向资源共享的“葡萄串”经济模式。

要立足青岛产业布局弱环、缺口和企业发展需求,放大坐标,面向国内外,聚焦抢引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头部企业。

特别是瞄准独角兽、瞪羚类拥有高新技术、高成长性的创新型领军企业,提升招引专业化水平,用专业队伍、专业态度、专业思维,实施专业招引、科学招引、精准招引。

同时,青岛对标深圳,与深圳政府和企业交流密切,应进一步推进与深圳企业界的强强联合,整合人才和科研优势,以组建产业协会等方式,共享头部企业资源,推动产业全链条集群化发展。

以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等为代表的“新基建”,正成为我国经济重要的战略发展方向。青岛应积极抢抓新风口,充分发掘“新基建”对于经济发展的长期价值和产业转型升级的“乘数效应”。

互联网时代进入下半场,工业互联网正成为“新基建”赛场上最有潜力的“新赛道”。这是青岛产业转型升级,实现“换道超车”的绝佳机会。

目前,青岛提出“四年5000亿,再造一个新海尔”,加快建设核心要素齐全、融合应用引领、产业生态活跃的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下一步,应积极抢抓重大窗口机遇期,充分发挥制造产业优势,搭乘工业互联网的动车,全面推动本土产业和优秀企业融入经济“全面在线”时代,推进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与现代工业技术深度融合。

放眼未来,随着国家战略和政策红利的不断释放,只要青岛坚持长远规划、久久为功,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大机遇,做好产业转型升级这篇大文章,就一定能够迎来以更高水平开放引领更高质量跨越发展的春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山东深观察(ID:dbllpl_2020),作者:胡金焱(青岛大学党委书记、山东大学省级新型智库“区域金融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责编:马清伟、李檬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办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296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