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城市观点

郑州暴雨后引发的数字化城市思考

来源:国际金融报 发布时间:2021-07-30 点击次数:1846

当一座城市突然失去互联网,居民的日常生活会受到什么影响?

手机支付宕机、共享单车无法开锁、外卖平台暂停下单……近日,暴雨侵袭郑州,市内一度断水断电断网,也让这个拥有1000多万人口城市的移动数字生活方式瞬间陷入瘫痪。

居民们被迫转投传统怀抱,拿出手中现金去线下消费,超市、便利店收银台前纷纷排起了长队。还有部分居民由于习惯了手机支付,未备用现金,以至于连购物结账都成了难题。

近年来,随着科技的发展,城市的数字化水平日渐提高,也极大地方便了居民的生活。然而,天灾难测,一场来自极端天气的考验彻底让城市失序,也暴露出便捷背后所隐藏的脆弱。

360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周鸿祎此前就曾在公开场合上直言,当老百姓的吃喝玩乐、衣食住行,整个社会的运转、政府的治理、工厂的运作都架构在软件之上时,整个世界的脆弱性将前所未有。

即便如此,数字化与安全发展并不是对立的两面,智慧城市建设仍旧是大势所趋。在未来,新一代信息技术如何更好地应对“天灾”所带来的危害,城市数字化发展如何摆脱依赖,更加安全可靠成为当下各方探索的重要课题。

瘫痪

在郑州市区工作的夏帆(化名)下班回家的通勤方式中,地铁5号线最为便利。她所住的小区靠近东三环,出了小区大门,往西北方向走几分钟,就是地铁5号线金水东路站。

“那天暴雨一直没有停过,下午公司让提前下班了。我回到家不到一小时,就得知5号线被淹了。”7月20日下午的郑州,天比以往黑得更早一些,出了地铁,夏帆发现手中的伞已经无法抵挡不断倾泻的雨,视线也变得及其模糊,更为重要的是,路面的积水已经淹没过膝盖,“平时不到10分钟的路程,我淌着水走了半个多小时”。

根据相关资料,7月20日,河南郑州单日降雨量达457.5毫米,是当地设立监测站以来的历史最高值。仅16时-17时,降雨量就达201.9毫米,相当于1小时下了2020年三分之一的雨;自17时起,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将防应急响应升至最高等级I级。

与邓杰(化名)相比,夏帆是“幸运”的。因为此前持续的暴雨,邓杰所在的小区与跟郑州多数小区一样,自20号晚上开始停水停电断网,至今还未完全恢复,“小区的配电房被水淹了,电梯停运,手机信号也断断续续,隔了两天才和远在乡下的父母联系上,互相报了平安”。

值得一提的是,彼时水电及网络的突然“停摆”,让包括邓杰在内的居民“一夜回到解放前”。

家住郑州市金水区的高二学生王宇(化名)提起7月20日那晚的经历,仍心有余悸。因受交通影响,其父母当晚均被困单位,起初他们还通过微信互报平安,到大约晚上9点左右开始,其手机网络从4G变成2G,最终显示无信号。

除了联系不便,由于没有网络信号,电子支付更是无从谈起。邓杰告诉记者,雨停之后,其到家附近超市采购基本生活所需的饮用水、方便面等物资时,被店员告知,收款系统已经瘫痪,无法正常使用二维码付款,只接受现金购买。“由于平常手机支付十分便利,所以早已养成了不带现金出门的习惯,所以只好重新回去取了现金”。

家中未常备现金的王宇在出门购物时则遇到了更大的难题,由于没有信号,他无法扫开共享单车,只能步行去取钱,而“当我找到附近的ATM取款机时,发现ATM黑屏了,也无法正常取款”。

通信行业专家刘启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如今移动通信给用户提供的服务已经涉及到方方面面,移动支付等各种互联网应用对我们的生活影响已经足够深,“所以网络中断了一会儿,居民就受不了了”。


抢救

7月19日起,河南省郑州市持续遭遇极端强降雨,造成市内通信基站大面积退服,多条通信光缆受损,数万用户通信服务受到影响。其中,郑州市此次受灾最严重的乡镇巩义市米河镇一度发生通信阻断。

通信网络的断开,让人们的日常生活失序。一场迫在眉睫的抢救行动迅速展开。

7月21日,在应急管理部的紧急调派下,搭载中国移动无线通信基站的应急救灾型无人机——翼龙无人机从贵州安顺起飞,历时4.5个小时、1200公里抵达巩义市,18时21分进入米河镇通信中断区,利用翼龙无人机空中应急通信平台搭载的移动公网基站,实现了约50平方公里范围长时稳定的连续移动信号覆盖。

与此同时,基础电信企业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铁塔在工信部的组织下,连夜开展应急通信保障工作。据悉,河南联通、移动公司克服市电、道路中断等困难,分别于7月21日23时30分和22日凌晨1时54分抢通米河镇通信,米河镇乡镇级全阻得以解除。22日11时50分,中国电信全面抢通了米河镇通信。

7月22日,郑州市中牟县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院区附近基站全部断电,无法保障基本通信交流,同时由于道路积水严重,应急通信车救援受阻。在收到救援需求后,翼龙无人机从贵州安顺机场再次起飞,当日18时许,抵达郑州市中牟县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为医院的救援工作提供网络保障。

工信部数据显示,截至23日8时,河南全省因灾累计退服基站6.19万个,已恢复基站4.43万个,仍有退服基站1.76万个(基站总数45.4万个,占基站总数的3.87%),受损光缆3359条共3500公里,已抢修1599条共2291公里,影响固定网用户数32.6万户,移动网用户数97.7万户。其中郑州因灾退服基站3.52万个,已恢复基站2.69万个,仍有退服基站0.83万个(基站总数7.9万个,占基站总数的10.5%),光缆受损566条共1223公里,已抢修541条共951公里,影响固定网用户数14.3万户,移动网用户数38.2万户。

随后的几天,抢修人员仍在持续奋战。截至7月27日中午12时,除仍浸在水中等特殊原因无法修复的146个基站(郑州市基站总数7.9万个,占基站总数的0.185%)外,郑州市所有基站抢通,郑州市全域通信服务恢复到灾前正常水平。

自郑州主城区基站通信恢复正常后,在维护保障全市超过2000台油机发电、确保基站正常运行的同时,河南各通信企业又迅速将通信抢修恢复工作重心转移到郊区县及豫北。

王宇告诉记者,随着通信网络服务的恢复,他们的日常生活也已恢复正常。

刘启诚也对各方的抢救行动给予了肯定,作为通信行业从业者,站在行业的角度来看,这一次通信恢复难度大,几家基础电信服务商派出几千名工程师抢修线缆、机房、基站,在几天之内完成大规模的通信恢复,已经做得很好了。

思考

即便抢救及时,但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所暴露出的城市数字化过于依赖通信网络的问题已经引发高度关注——数字化程度真的越高越好吗?

“数字化程度是越高越好。”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在盘和林看来,本次暴雨主要是暴露了我们当前数字经济对通信网络的依赖性,一旦断网,将对现有生活的维系产生重大不便。与此同时,这也反映出,此前城市在发展数字经济时忽略了极端状况的发生,在这方面欠缺安排。

盘和林对记者表示,通过此次事件,我们应该注意到数字化升级要考虑极端状况,开放更加多元的数字通信手段,比如天基互联网、离线数字支付、紧急通信临时基站等。“在我们已经无法摆脱互联网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是让网络能够在特殊时期正常运行”。

此外,盘和林也关注到了传统实体设施的重要性。而对于城市,应该保留一些传统设施,比如ATM机,虽然现金使用在减少,但是在灾害时期,一些传统的电子设备能够很好地解决实际问题。

刘启诚则指出,数字化程度越高,社会对灾备、救援、应急能力的重视程度也应该更高。在通信灾备方面,主管部门和企业要有更多的规划、提升标准,在应急方面,未来可以考虑提供更多的应急救灾无人机等设备。不过,提高这些能力需要时间、人力、物力和大规模的资本投入,灾备设备、应急救灾设备的建设和日常维护都是成本,未来如何调配资源对企业来说是一个考验。

作为网络安全领域的龙头,360方面已经有所行动。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360以城市安全大脑为核心,推出了应急管理信息化系统,为城市打造应急安全大脑,建设防灾、减灾、救灾“三道防线”的核心中枢,为城市打造高水平、高质量、高效率的应急指挥体系。

据称,该系统还配备了卫星应急通信系统。当再次出现极端天气或网络攻击导致城市大面积断网情况发生时,卫星应急通信系统可作为应急现场的“第一反应器”,第一时间恢复音视频通信功能,保障政府应急通信指挥系统网络畅通运行,实现城市“大脑”与“中枢”高效率正常运转。

“从安全角度来看,城市数字化程度越高,安全挑战就越大。”360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指出,郑州暴雨造成的断网困局,极有可能在未来的网络攻击中再次上演。

据了解,2019年-2020年间,委内瑞拉国家电网干线多次遭受网络攻击。其中2020年5月5日委内瑞拉国家电网干线遭到攻击,除首都加拉加斯外,全国11个州府均发生停电。这表明以电力系统为代表的关键基础设施,已成为网络攻击的重要目标。

与挑战同行的就是机遇。“城市面临前所未有的脆弱性,也意味着网络安全就不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辅助功能,而变成了特别重要的基础设施,就需要同步规划城市数字化建设和网络安全建设,打造一个能够为数字城市保驾护航的安全底座。具体而言,就是需要一套新战法和新框架。”360方面指出。

(实习生路亚楠对本文亦有贡献)

   记者:沈玉洁 马云飞 蔡淑敏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办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15343号-3